快捷搜索:孤胆车神:维加斯中文版  

孤胆车神:维加斯中文版-同益实业债券连环违约 承销商中银国际西部证券中招

孤胆车神:维加斯中文版,同益实业债券连环违约 承销商中银国际西部证券中招。

王力凝

5月13日,同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“同益实业”)发布公告称,公司流动性出现问题,偿债压力大,未能按时兑付“16同益01”的本金及利息。按照原定的时间安排,应在当天支付3亿元本金、2400万元利息。

至此,同益实业存续的三只债券,包括两只私募债“16同益01”“16同益02”,以及公募债“16同益债”全部出现违约。共计募集发行规模20亿元,全部用于调整债务、补充流动资金。

5月14日,中银国际证券作为“16同益债”受托管理人出具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,确认上述违约事件属实,并表示将关注事件进展,及披露对债券持有人有重大影响的事项。

紧接着,大公国际资信将同益实业的债券等级由CC调整为C。

同益实业是东北一家大型石化企业,在“2016年民营企业500强”中排名475。现在这家公司出现经营困难,甚至因不能按时支付财务人员工资导致离职,致使本应在4月30日之前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仍未能公布,另外2018年半年报业绩也未能公布。

另据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获悉,自从2018年同益实业出现首次债券违约后,承销商中银国际证券和西部证券都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,现在还没有取得有效进展。

三只债券连续违约

最新发生的这笔违约债券为“16同益01”,发行于2016年5月13日,金额5.5亿元,利率8%。还本付息方式为每年付息一次,到期一次还本,最后一期利息随本金一起支付。

5 月 13 日,同益实业出具公告,称由于受宏观降杠杆、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影响,公司流动性出现问题,偿债压力大,截至2019年5月13日,未能按时兑付“16 同益 01”的本金及利息。

这已经不是同益实业的第一次违约。

2018年10月19日,同益实业应该到期支付“16同益02”4.27亿元本金和利息合计4.632亿元,出现违约。这笔债券于2016年10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非公开发行,发行金额为4.5亿元,期限为3年。2017年至2019年每年10月19日为上一计息年度的付息日,债券兑付日期为2019年10月19日。

“16同益01”和“16同益02”,这两只债券的主承销商及受托管理人为西部证券。

在这两笔私募债出现违约之后,2018年11月16日,同益实业公开发行的、由中银国际证券担任主承销商及受托管理人的债券“16同益债”举行了债券持有人会议,投票通过了几项议案,涉及同益实业及其实际控制人黎源和宋铁铭为“16同益债”提供增信措施、落实“16同益债”债券偿债安排、要求同益实业披露最新的资产状况及受限情况,以及对外担保情况以及生产经营情况。

2018年12月11日,中银国际证券公告称,上述议案都未能得到落实执行,宣布“16同益债”本金和相应利息立即到期。

2019年1月15日,“16同益债”出现实质违约,同益实业未能支付本金9.35亿元及年度利息7480万元。

由于同益实业集团债券违约,2018年下半年以来,上海浦东发展银行、辽阳银行沈阳分行、华夏银行、抚顺银行、哈尔滨银行沈阳分行、锦州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向同益实业提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诉讼。

不仅如此,持有“16同益债”的西南盛誉定增策略1号、西南证券双喜金债中银1号集合、西南双喜盛誉策略2号、长江超越理财量化精选等机构也因同益实业不能兑付而“踩雷”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按照监管要求,同益实业的2018年半年报、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至今仍未能公布。同益实业称,由于公司资金账户与去年被司法冻结,至今尚未解封,公司正常经营活动受到影响,且无法按时支付财务人员的工资导致离职,致使公司无法按时出具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。现在公司正在进行资产和债务重组,待重组完成后再进行披露事宜。

据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上海证券交易所、辽宁证监局向同益实业出函要求提供最新的财务数据,但是对方迟迟未能出具。该人士亦提到现在同益实业化工生产、经营正常。

西部证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公司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处理同益实业的债券兑付问题,不过现在相关工作仍在落实中,暂时没有最新的进展。

关联交易资金占比高

同益实业成立于2006年4月,注册资本8.7亿元,是东北一家大型民营石油化工企业,经营液化气深加工和石化原料及化工产品贸易业务,主要产品为液化气类产品、MTBE(甲基叔丁基醚)、丙烯、芳烃等化工产品,集团拥有多家境内外子公司,并与中石油在抚顺组建了两家合资公司,员工2000多人。

2015年,全国工商联公布的同益实业在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排名中,同益实业位于463名;2016年位于这一榜单的475名。

根据同益实业在上交所提交的历年财务报告,2015~2017年,同益实业的财务状况似乎并未出现异常,营业收入分别为105.72亿元、116.64亿元和134.6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4.35亿元、3.44亿元和5.53亿元。

截至2017年年底,同益实业的总资产为99.13亿元,总负债56.25亿元,资产负债率56.75%,拥有货币资金为19.74亿元。

在“16同益债”上市之初,大公国际资信给出债券发行主体和三只债券的等级均为“AA”。

2016年,同益实业及其子公司进入资本市场融资,三只债券上市,另外宋铁铭、黎源夫妇实际控制的辽宁同益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也于2016年1月27日登录新三板(同益股份,835648.OC)。

5月22日,同益实业集团一位负责化工产品贸易的经理告诉记者,公司现在经营情况的确比较困难,2018年出现了较大规模的员工离职,不过石化生产线仍在生产。

资本市场融资本应给公司带来快速发展,为何同益实业在2018年经营恶化,甚至到了年度财务报告都已不能提交的地步?

对于同益实业出现的债券违约情况和生产经营情况,记者多次联系了信息披露负责人、财务负责人洪某,未能获得回应。

记者通过查询工商资料后发现,宋铁铭、黎源夫妇控制的关联公司多达30余家,也存在频繁的关联交易、关联担保问题,一旦债券出现违约,后续的银行抽贷、压贷问题接踵而至,整个关联企业的债务危机或将引发连锁反应。

这在监管机构对同益股份的处罚中,也能看到端倪。

2018年1月,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同益股份及其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宋铁铭、黎源及时任财务负责人洪小凡出具警示函,称其存在非经营性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。

2018年3月,辽宁监管局出具警示函,提到2016年起至2017年4月30日,同益股份以运输货物质押金的名义与同益实业集团、广州诚恒化工、辽宁同益石化、辽宁嘉合精细化工以及上海裕新化工五家关联方产生大额资金往来,并计入到“其他应收款”科目,共计发生额1.405亿元,余额1.025亿元,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。截至2017年7月3日,上述款项偿还完毕。

根据同益股份的2017年年报,该公司净资产为1.4435亿元,发生的关联交易资金占到了其净资产的97%以上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同益股份的2018年年度报告也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披露,2019年5月6日起,同益股份股票被暂停转让。

对于同益实业的债券兑付情况,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。

(责任编辑:蔡情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本文来自跃进新村新闻,由【见习投稿人:柴飞沉】原创,欢迎观赏。

16同益01, 16同益债,债券,违约,实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